剑道的古训有一句“理业一致”。想起来没有比这更严格的命题吧。老师们都说;“所有的工夫都要有理。”
又说:“气剑体要一致。”当时要当意即妙的打出,不是独吾有而彼此都肯定的技巧,可以说是极难之事了。顺道而说,在中国,古来把“气”解释为大气,即是大自然的样子。但是假定,以融合于天地的流动而起作用的剑理,来解释做纯真的理想的话,反省自己的无智微小,就感到一种战栗。因为一般认为“气”就是气合(备有攻击性的大声音)或心来处理,即是只在生理方面来解释它的样子。
我除了日常练习以外,每天以五百支的空击课束于自己。故意的使用轻的木刀。因为重的木刀,会强迫多余的负担,会伤到肩膀和肘部的。人是活生生的,应该时常意识这点才行。要是能让手腕和锐利的技巧能表现出来就可以的。
小野派一刀流的形亦是。警视厅的剑道指导室是多士济济,受到天的厚惠,形的对手是多得很。温故知新,超越世纪仍继续保持命脉的古流里,实在有拘而有余的风韵和尚新的魅力共存着。
以漫长的历史和很多古典来证实的剑道——当然不是有一天突然出现的一个天才来筑成的资产,是经过极为长期,并且反复了不以次计的“人海战术”后,自然而然引出了一个最大公约数来。那个就是今天的剑道吧。所以才会产生不可轻视的“基本”的道理的,所以这个“基本”当然可以换话说“捉‘律法’”。在警视厅,随时吩咐要参加比赛时,所表现的技巧一定要遵守基本原则不可乱来。无视基本就没有剑道。拔法邪心,严律自己,借重基本原则,没入人家三倍的用功的话,生来的拙是不成问题的。谁都有希望成为范士的。
在练习、训练时,与未知之人相对的比率极为多。并且又是殆尽一期一会的。所以,在合剑尖的瞬间里应即时察知对方是何等实力的人不可。触花不知花心,互打竹刀以后才知道对方的实力,方知花的形影,就太迟了。以一个专家来说,虽然龄算六十,可是如何没有能力与七段八段的后进者互打相对,我想他也不够资格称呼专家。
“击竹”者。偶然有个小石头,绊在正在清扫庭院的禅僧的扫把的先端。他一扫,小石头变成飞石飞进前方的竹林,一会儿发生不简单的声音而击中了青竹的竹竿。原本就是无心的禅僧,他一点都没有意思要弄石头打竹干而故意拔动石头的。我想这就是“击竹”的由来吧。也许可通“则天去私”。以上自戒意深。

(剑道范士八段)

修炼剑道的心理准备--永峰 晃
难得的剑之道--长谷川 平记

上一篇

下一篇

自戒日录--鹤海 岩夫

发布时间:

2009/12/26 3:10:39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