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田傅次郎翁是我故乡的剑客也是神原键吉的门徒,留有漂亮的白髯,带有伟大的风貌。在修炼期间,互约只要能走着来回厕所,就不可休息。在这种严格的条件下,老师往回厕所也是用爬的。七十出岁的夏季训练里,也因当作一种修行,于是他把护套背着,每天来回约六公里的路。
不动心
吾父号研南,与祖父之外跟和田老师,小尺爱次郎范士等,上京去求柴田卫守范士的指教。他当教士之年,在京都的武德殿,与四国的某人比赛时,他以得手的左上段来应付激动不停的对方,他对这种挑拨激烈的对方,一点都不在乎,始终以堂堂的态度来压迫对方,实在感到伟大。我盼望我也能达到父亲的这种心境。
心力
少年时,参加过有名的修养团“主干莲沼门三”的天幕讲习。流汗锻炼同胞相爱就是它的主义。拂晓起床,踏着霜地和积雪,举行课体体操,然后朗读“心力”训词。上午讲义,下午光着上身实习练武开垦,晚上开反省会,非常严格。我虽患感冒,但以悲壮的心情去参加,不知不觉中感冒好了。从这个经验,我由衷体会到心力的伟大。因此,一方面提倡早起,一方面在寒冷中裸着上身过着约两小时的修行也是在这个时期里开始力行的。
警视厅
昭和初期,以主将身份参加署对署的对抗比赛,每次都能得到冠亚军,并且获得了两个全胜的金牌。此后患了肺浸润、肋膜炎,被医师宣告如继续打剑道就没命。可是我的人生离开了剑就没有意义,在这种意识下继续下去而恢复了健康,去年七月十二日迎接了第六十九次的生日。
恩师和国士馆
昭和三年年末利用订婚的机会,决定实现期待已久的愿望,跟父亲同访齐村五郎范士,恳求允许入门。老师推荐我去国士馆受训,那是这个学校创办的第一年。当时,大尺、江上、佐藤、安藤、加藤、长谷川先生等是一年级,后来,马田、藤氏等豪杰陆续进来,所以受到这些人充分的锻炼。本校的训练是天下驰名的折磨训练法。姑息的小手段是行不通的。一有间隙马上被突袭,又说:“小胸部、横腹部”就被摔倒。心力才是真正的精神力量。而来赏赐我四十多年受他们的熏陶的警视厅和国士馆的修炼,就是我的剑道生涯的第二支柱。
霜之剑
有一天早上,等学生们出去参加生产劳动后,国士馆的师范们一同向齐村老师请教。我感觉,一合剑即受到威压,退了就会被追赶,停留就被乘隙而来,不知由何方,又不知何时,就像春霞一般似的无形无影中被掩住,是一种无可形容深奥的剑风。各师范的意见也是说好像一种霞。剑技是由心而出的,恩师教训说,年事虽大,但锻炼过的心是不会衰退的。
恩师的平常心、和田翁的不屈心、父亲的不动心、修养团的心力、心之力,正是我的座右铭,加以内助之功,就是我的现在。

(剑道范士九段)

由剑道所得的--本田 弘敏
剑道的目的--松本 敏夫

上一篇

下一篇

幼时的感化--堀口 清

发布时间:

2009/12/26 3:14:23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