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我把这个离静诚位的教训,当做我剑道修行上和处世上的指南针而生活下来,所以我想如果能为志向剑道之徒,做一些参考就是荣幸,才执笔。
这句话,是写在贯心派剑术奥秘的离静之卷中的教训,又因不肖我是生于贯心派宗家的次男,是故,兹为讲话上的顺序,想要先就贯心派的来龙去脉先介绍一下。
贯心派为派祖六户司箭家俊(安艺国菊山的城主, 元龜、天正时代的人)由学得义经派的兵法而创始的。主要的武艺是,剑术、短剑术、手里剑术、(镖术)拔刀术、薙刀。
枪术、锁镰(一端为镰刀、一端为铁锤,以链相连似双节棍类的武器)、弓术、游泳术拳法等等。阿波之士,细六郎义知(第六代,文化时)先传此派于四国阿波(德岛县),经过数代后,由阿波的住人,山根正雄(旧武德会范士、庆应、明治人)传到高弟德岛的住人,近江佐九郎(旧武德会范士,明治、大正、昭和人)现在由长男近江勇(全剑连范士,现住德岛市),次男三轮清(全剑连范士,现住高山市)继承。
在离静之卷曰“抑剑法之道啊,学而不至其极者,不能传授其奥秘,传之亦未能得其奥秘,故不熟练不可。積切磋琢磨之功时,即闻一悟十也。兹为意欲一决胜负,将其深意全部明示给熟练之徒。不离即非中位,眼斜不(正)非中位,倔强亦非中位,胜负之要,决在中位,离而未战,应知已胜,云云”。即,中位就是不近不远,离而独步的意思,不离即不能静,叙述离而能保持心静才得到诚位。中位就是诚位。又曰:“离静就是离而静也。诚位就是滔滔不停。离就是不战。”即是离了形,离了体,进退和操刀具共自如,亦能看破敌方的一举一动,诚气明澈,生气勃勃,敌人就不能出手之意。即是,不战而制胜之意。剑的要决,是常置敌人于远处,离而策进退为最有利,处世之道亦然。在同派的决要之卷里又曰“格眼二要,分之虽明,但诚气不甚强,即难分胜负,凡因气而心惑是常事,正气充满于四体,集之于膝下,大强而不漏,能澈于心,就打、碎、烧、埋,亦无声、无臭,离而至于静处。于是理由充满四体,独步独行,往回自如。如不能如此,何能得其诚哉。”它如此叙述一决胜负的心技,且说,心明即必胜,心明之诚天下无敌,而独步之道又是自明。剑之要决是心中毫无私曲,顺从自然的规矩,教于目的为达到磨练熟悉至诚的极点,务必常念,由剑求取心静与人和。这个心法,知与不知之别如何,愚见一笔记载于此。

(剑道范士八段)

剑道和青少年教育--松川 久仁勇

上一篇

下一篇

就离静诚位--三轮 清

发布时间:

2009/12/26 3:18:28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